首存送彩金的网站:听尼泊尔共产党人谈社会主义

2018-01-05 07:19:00 环球时报 宁林 分享
参与

  

尼泊尔内政部长、尼共(毛)政治局常委普拉巴卡尔在阅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宁林摄  

  【环球时报驻尼泊尔特约记者 宁林】新年伊始,在去年底大选中“联盟”获胜的尼共(联)和尼共(毛)仍就如何组成新一届政府的议题进行着紧张讨论,有关“两党合并”的说法也被尼泊尔媒体议论纷纷。尼泊尔11年间历经两届制宪会议,换了10位总理,政局动荡,发展停滞,人民呼唤稳定。而回顾尼泊尔等南亚国家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同样也是有分有合,起伏不定。很多尼泊尔人关心,尼共最终是否能够完成统一?能否将共产主义基本原理与国家实际相结合,“蹚”出一条通过议会斗争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的新路?《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岁末年初采访尼共(联)、尼共(毛)两党高层时,大家都坦言彼此在意识形态层面已无明显区别,而合并的障碍主要在领导人职务如何安排等技术性问题上。正如尼共(毛)政治局常委普拉巴卡尔所说:“第一阶段制定出人民宪法的任务已完成,但以国家繁荣、人民幸福安康为目标的第二阶段任务还任重道远。这一目标只有依靠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实现,全尼各共产党都会在社会主义的旗帜下再次团结在一起。”

  尼共(联)中央委员:

  互为“劲敌”时分票严重

  形成“联盟”后竞选大胜

  2015年尼泊尔大地震中,尼共(联)中央党部大楼损毁严重,后搬迁到加德满都北部环城路边上的一个独立院落。《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近日走访时发现,尼共(联)新的中央党部是一幢两层楼的建筑,一楼为组织部、宣传部、纪检部等部门的办公室,二楼为党主席奥利、资深领导人尼帕尔、卡耐尔以及秘书长颇克瑞尔四人的办公室。一、二楼办公环境干净整洁,各办公室间均由铝合金门窗隔断。除此之外,主楼地下室是中央党部会议室,可容纳两三百人同时与会。

  较之于尼共(毛),尼共(联)较早将斗争路线由“革命战争”转化为“议会斗争”。谈及此次“左翼竞选联盟”在大选中胜利,尼共(联)中央委员苏瑞士·卡基告诉《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在过去11年的议会斗争中,尼共(联)、尼共(毛)和大会党这三大党各有胜负,其中,大会党在社会上层和上年纪的人群中影响力较大且“亲印”。相比,两支共产党“亲华”,并受青年人欢迎,尼共(毛)得益于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战争,乡村党组织发展很快,尼共(联)则在城市中下层以及乡村有不错的影响力。不过,由于议会政治的制度设计,同宗同源的尼共(联)和尼共(毛)由于群众基础近似,长期以来互相视对方为“劲敌”,导致选举时“分票”严重。这次正是由于两党领导人认识到该问题,在选前组成竞选联盟,化竞争为合作,使得左翼联盟大胜。

  尼共(联)中央委员:

  “共运之初”深受中印影响

  “党禁时期”紧密联系群众

  回顾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史,尼共(联)中央委员、中央党校前负责人尤布拉吉告诉《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尼共本身就是中国和印度共同影响下的产物。据尤布拉吉介绍,1949年尼共初创时,从指导思想而言,深受中国革命胜利的鼓舞,推崇毛泽东思想,特别是“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全国政权”的革命道路;但从组织准备而言,许多尼共建党元老又是在印度独立运动中接触到共产主义的,甚至早年就是印共党员,还为印度的独立运动蹲过英印政府的大牢。尤布拉吉强调,就革命的群众而言,尼泊尔的情况和中国更为近似,由于资本主义工商业尚未成为社会经济的主流,因此贫苦农民才是革命的主力军,这也是为什么毛泽东思想在尼共初创之时就备受尼共推崇的重要原因。

  在谈及尼泊尔为何出现多支共产党且互不隶属的情况时,尤布拉吉表示,1954年尼共一大确立了反帝反封建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纲领”,主张实现共和,当时的党还是较为团结的。1956年,中苏论战爆发,尼共内部逐渐出现“亲华派”和“亲苏派”。在1957年召开的尼共二大上,党内在对待国王的问题上又产生激烈分歧,出现支持君主立宪制和支持共和制的分野。到了1960年,马亨德拉国王发动“王室政变”,大权独揽,尼泊尔进入30年“党禁时期”,尼共转入地下,领导人或投降为保皇派,或被捕入狱,或流亡海外,党在组织上难以形成一体,只能各自为政。另外,由于封建思想残余,党内部分领导人“山头主义”严重,这些因素交织在一起,最终导致尼共分裂的局面。

  尤布拉吉认为,尼共分裂削弱了自身力量,但在“30年党禁”时期,又给了尼泊尔共运一个大浪淘沙的契机,与广大人民群众联系更为紧密、革命立场更为坚定的共产主义力量也在此时孕育。

  尼共(毛)政治局常委:

  昔日反抗投身人民战争

  如今发展成为各党共识

  “左翼竞选联盟”的重要组成离不开靠“人民战争”发展起来的尼共(毛)。尼共(毛)政治局常委贾纳尔丹·夏玛在1996年至2006年的“人民战争”时期成长为“尼泊尔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现任尼内政部部长,党内亲切地称呼其为“普拉巴卡尔”同志。在接受《环球时报》特约记者采访时,普拉巴卡尔家的客厅里摆放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以及尼共(毛)主席普拉昌达的画像。普拉巴卡尔告诉记者,尼共(毛)的指导思想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毛泽东将马克思列宁主义与中国国情相结合所形成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思想。正是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思想的指引下,当时的尼共(毛)发动了“人民战争”。战争中,该党又将毛泽东思想的原理和尼泊尔革命实践相结合,形成了将广大乡村地区的游击战争、军事行动和在城市中组织人民运动有机结合的具有尼泊尔特色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即“普拉昌达道路”。

  谈及自己的革命生涯,普拉巴卡尔说:“我的家乡在尼西部卢贡地区,我从小就目睹过地主欺男霸女、巧取豪夺,可能是性格使然,我开始反抗地主,而正是这种反抗精神得到了尼共卢贡地委领导的赏识,他们给了我一张党员登记表,那是1977年,我只有14岁。”在回答记者关于“人民战争”是否能够避免时,普拉巴卡尔表示:“如果政府的统治基于社会公平正义,我不认为内战会爆发,但是公平正义的社会只可能是社会主义社会。现在尼泊尔是联邦共和制国家,但是不久前还是一个君主制国家。正是由于‘人民战争’,尼泊尔才由君主制转变成为联邦共和制。之前人民受到封建地主阶级剥削,‘人民战争’教育了人民,使穷人、低种姓群众等被剥削阶级彻底觉醒。终结封建社会、使人民最终写出自己的宪法,正是人民战争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2005年,尼泊尔君权统治已摇摇欲坠。2006年8月,“尼泊尔王国”改称“尼泊尔”,同年11月,政党政府与尼共(毛)签署《全面和平协议》,宣布结束11年的武装冲突。尼共(毛)从“丛林走向议会”,完成由革命战争向议会斗争的转变。回想当年尼泊尔人民解放军已对加德满都河谷形成合围之势,但最终接受和平协议的往事,普拉巴卡尔说:“作为副总司令,当时我个人是不同意和谈的,希望能够取得革命战争的最终胜利。但我们缺乏重型武器,而国王的军队则有着美英等西方国家的支持,因此战争后期战局陷入胶着状态。当与其他主流政党就推翻君主独裁、实现民主共和达成一致意见后,党内同意和谈的领导人逐渐成为了多数派。”2008年5月,制宪会议首次会议通过决议,宣布建立尼泊尔联邦民主共和国,废黜国王。同年8月,尼共(毛)主席普拉昌达当选共和国首任总理。

  在谈到2006年尼结束君主制后共产主义运动的新发展时,尼共(毛)中央委员鲍戴尔表示:“邓小平同志曾精辟指出,时代主题已不是战争与革命,而是和平与发展。对尼泊尔今后要逐步向社会主义国家转变以及社会经济发展要有长足进步,目前尼两大共产党尼共(联)和尼共(毛)认识较统一。”

责编:薛艺磊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